雅星娱乐-雅星娱乐官网

绿荫满榕城,宋朝福州市长这样做

52人参与 |  2020年03月16日 19:51|  作者:   |  评论:0
  摘要  

...

  台海网3月13日讯 据“鼓楼旅游”微信号发布:

春暖,风至。

  福州新芽吐绿,嫩蕊萌发。

绿荫满榕城,宋朝福州市长这样做

  3月12日是植树节,虽然在古代没有专门的植树节日,可古人们也爱种树啊!

  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曾巩,曾在福州当过知州,虽然仅有一年多一点,但他曾写下的一首诗《城南》倒是很应景的:

  “雨过横塘水满堤,乱山高下路东西。一番桃李花开尽,惟有青青草色齐。”

  翻看各种史料,突然冒出了一个惊人的发现——官要当得好,要让百姓挂念,你就得多种树啊!

 蔡襄

  先从宋代的蔡襄说起。蔡襄是个多才多艺的好官,与他的堂弟蔡京明显是两类人。说多才多艺,不仅是因为他写得一手好字,鲜为人知的是他还是位“植物学者”。

  在福州任职期间,他写了《荔枝谱》,荔枝“福州种植最多,延施原野。洪塘(今仓山建新镇、闽侯上街镇一带)水西(今闽侯南屿镇一带)尤为盛处,一家有至万株”;“荔枝制成干品后,水浮陆转,收入京师,外至北戎西夏,舟行新罗、日本、琉球、大食(阿拉伯)之属,莫不爱好。”他好好地把福州的荔枝推销了一把。

  他还是个“茶博士”。

  据说只需闻茶香便能识茶性,他嗜茶如命,他在《和孙子翰谢寄茶》一诗中写:“衰病万缘皆绝虑,甘香一事未忘情。”他的《茶录》,字不多800来字,这是现在高考作文的标准,总结了古代制茶、品茶的经验,是中国茶文化史上又一部举足轻重的文献。

  如果仅此而已,似乎还看不出蔡市长与种树的关系,他曾组织人马,从福州开始沿途栽植松树(一说是榕)至泉州、漳州,计长700里。这既可防止水土流失,又可遮掩道路,使过往客商在炎日酷暑之时,免受骄阳曝晒之苦。

  《宋史•蔡襄传》载蔡襄“植松七百里以庇道路,闽人刻碑纪德”之事。曾经还流传着这样的歌谣:“夹道松,夹道松,问谁栽之我蔡公,行人六月不知暑,千古万古摇清风。”

  张伯玉

  紧接着说福州“四大门神”之一的张伯玉。这位张市长种榕树的事迹,大家可能不陌生,榕城之所以称榕城,都说与他有关。

绿荫满榕城,宋朝福州市长这样做张伯玉雕像, 与严复、林则徐、王审知的雕像并称福州“四大门神”

  在好市长蔡襄调走没几年,张伯玉来了。他是建阳人,宋治平二年(1065),62岁的张伯玉从绍兴算是平调到福州任太守。张老市长很快发现福州入夏酷热的难耐,中暑生病者很多,目睹民生疾苦,老市长倒是“马上就办”,他很快发现蔡老市长种树的好处——遍种榕树,可抵御自然灾害,荫泽后人,于是号召百姓都来种植榕树。

绿荫满榕城,宋朝福州市长这样做

  不光是号召,张市长自己也撸起袖子,自个儿带头在衙门前种植了两颗榕树,他的政令叫“编户植榕”,就是提倡户户植榕,种者有奖,为保证政令实施同时施以奖惩分明措施。市长都种,老百姓自然合力,户户门前和空地见缝都种榕树,植榕成风。

  遗憾的是,仅仅4年之后,张市长便溘然离世。他仕途的最后一站停留在了福州。过后20年,福州便有了“绿荫满城,暑不张盖”的盛景。程师孟有诗赞这位老市长:“三楼相望枕城隅,临去犹栽木万株。试问郡人来往处,不知曾忆使君无。”

  这样的好官,百姓怎能将他遗忘?

程师孟

  程师孟是谁?是张市长的继任者。熙宁元年(1068年),以光禄卿出为福州知府。 “光禄吟台”四个字便是出自他之手,大概就是他在光禄卿游玩闽山,兴致所至在一石上吟诵。

绿荫满榕城,宋朝福州市长这样做程师孟题石图浮雕写的是“光禄吟台”,你看那里绿化多题好

  福州之所以叫榕城,其实不仅是张伯玉“编户植榕”的功劳,也有前任蔡襄和后任程师孟的功劳,程师孟也提倡百姓多植榕树,而且率先手植。

  史料中并未查到更多的关于他种树的记载,但仅凭对张伯玉的评价,便可见其对绿化的推崇。《宋史》上对于他治理福州的评价是:“筑子城,建学校,治行最东南。”

  程师孟在福州大约最爱游玩乌石山。

  在他看来乌石山是可与道家蓬莱、瀛洲相比的,便改其名为道山。他邀请好朋友曾巩来采风,留下了那篇著名的《道山亭记》(一说《道山亭记》是曾巩在福州任职期间所作),记述乌石山风景,描写福州城貌,是一篇传诵度相当高的名作,大大宣传了福州的山水。

绿荫满榕城,宋朝福州市长这样做“光禄吟台”为程师孟手书

  曾巩

  宋熙宁十年(1077年),曾巩出任福州知州,这一年,他已是59岁。在福州的13个月任期里,曾巩提出一个观点,当官不能与民争利。

  当时官府的蔬菜大量上市,扰乱了市场,以至菜农的菜卖不掉,他立刻取消了朝廷的菜地,还拨给一定面积的“职田”(权属国家的固定田产),菜农们当然拍手叫好。

  曾巩还对福州荔枝品牌卖力推销,撰“福州拟贡荔枝状”及“荔枝录”,阐述福、泉、漳、莆仙的荔枝种类、优劣等,有三十四种之多,“一品红,言于荔枝为极品也,出近岁,在福州宅堂前。状元红,言于荔枝为第一,出近岁,在福州报国院。”

绿荫满榕城,宋朝福州市长这样做 乌石山上还刻着曾巩著名的《道山亭记》

 赵汝愚

  辛弃疾嬉笑怒骂都用词来表现。他有一词叫《贺新郎•三山雨中游西湖有怀赵丞相经始》,是他在福州游西湖之感:

  “诗人例入西湖社。记风流、重来手种,绿成阴也。陌上游人夸故国,十里水晶台榭。更复道横空清夜。粉黛中洲歌妙曲,问当年、鱼鸟无存者。堂上燕,又长夏。”

  “赵丞相”是谁?是宋朝唯一的宗室宰相,而他两次在福州当地方官,整治疏浚西湖是他功绩之一。“经始”是指赵汝愚疏浚西湖的功业;“重来手种”说的是赵汝愚第二次来福州任太守,不仅继续疏浚西湖,还倡导并亲手在湖边种树。亦师亦友的朱熹对赵汝愚整治西湖这事给了大大的赞。

 朱熹

  之所以朱熹对这事如此上心,因为朱子一生爱自然、爱树植树。

  朱熹到同安小盈岭视察,目睹两山对峙的“风嘴”,强劲的东北风长驱直入,造成地瘠田旱,便发动百姓一起种树,并亲自栽种一排挡风榕树以补“岭缺”。至今漳州白云岩还有朱熹当年手植的十来株“紫阳茶”。白云岩的紫阳书院是他在主持漳州工作期间建的,上个世纪50年代后,白云岩一度几成“秃头山”。

  许多有威望的族老力劝后辈循照朱子爱树植树之遗风,使紫阳书院周遭10公顷的原始森林得以保存,成了秃头山上的“一撮毛”。

  而朱熹爱自然、好种花草的性情也影响着后人,在龙海九湖长福村,村里600多位村民都姓朱,据说他们是朱熹后裔。他们养花植草为生,慢慢名气大了,就有了“百花村”的名号。朱熹的后人们把鲜花卖到了全世界。

绿荫满榕城,宋朝福州市长这样做

  由于疫情的影响,我们无法外出植树。在这个播种希望的季节,我们许下心愿, 愿疫情早日消散,山河烂漫如画,生活依然如诗。

特别声明: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。如有关于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。

必填*

选填

选填

◎已有 0 人评论,请发表您的观点。